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主办 登录 | 注册 | 收藏 | 设为首页

首页 >预算公开与政府透明 > 省级政府透明度

田成有:用网络推动司法公开公正

2016-09-29 17:23:20 编辑:JYL

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后,确保司法公正,推进司法公开,扩大司法民主的改革思路更加明确,努力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方向日益清晰。通过互联网,让司法公开推动司法公正,让司法公正带来司法公信,是必然的选择和出路。

首先,要把司法公开进行到底。

公开作为现代司法最基本的运行方式和职业特点,是司法制度的基本原则,是司法机关应该履行的基本义务。近年来,各级法院为实现审判公开,建立了一整套相应的工作制度,如旁听制度、新闻发布制度、民意沟通制度。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发展,传统的旁听方式正在受到网络的挑战,通过网络庭审直播和裁判文书上网,公民不需要亲临法庭就可知情一切,是最便捷的公开。报道是通过报纸、杂志、广播、电视或其他方式把新闻告诉群众,互联网的出现,微博、微信的使用,快速地实现了报道的目的,改变了传统媒体报道的神秘性、滞后性、选择性。查阅是司法公开的一种手段,是指公民有权查阅法院的各类裁判文书、资料、信息,甚至包括有关记录、纪要、简况以及内部管理、运作等情况。互联网的出现,一个点击就可实现资讯的共享和便捷的查阅。

从目前情形看,人民法院能否迈向司法公开的关键,不在于物质基础的落后和网络建设的困难,而在于法院是否敢于利用网络带来的机遇,有勇气推进公开。最高法院提出推行裁判文书上网,是一种有力的承诺,既实现了完全意义上的审判公开原则,又满足了公众的知情权要求,有利于加强公众对司法的监督,有利于加强各级法院和不同法官之间的信息和经验交流,有利于规范、统一司法,有利于广泛接受来自各方的审视、质疑和研究。

备受关注的薄熙来案,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微博直播一审开庭审理情况,极大满足了广大群众对薄熙来案的关切,也彰显了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高度的执政自信、法治自信、反腐自信。

公开,既是引导舆论的有效方式,也是提升全民法律素质的最佳课堂。公开不仅是对个案当事人的程序交代,更是对整个社会公众的尊重与回应。法院应该消除对网络的偏见与恐惧,抓住网络发展的新契机,积极探索更加合理、有效的民意表达机制和社会评价制度,建立良好的司法民意沟通互动机制。这既是开放法治环境下转变执法方式的考题,更是法院由单向式传播到互动、交流的开放式传播的艰难蜕变,是新时期人民法院新一轮司法改革的重要选择和必由出路。

其次,需要提升、提级法院网站。

法院必须加强自建网站建设,要有清晰的定位,紧紧围绕审判这一主线、以群众关心的案件为主。将网站定位为信息公开平台、司法宣传平台、司法为民平台,更多扮演公共平台设立者、讨论规则制定者、快捷信息发布者的角色,不流于做“表面工程”和“形象工程”。停留在建设网站的认识上还不行,关键是在网站上放些什么“料”,要注重网站建设的升级、改造。

1.让公开理念深入人心。过去秘而不宣的司法信息,制造的是参与的门槛,一旦公开,将自己置于被监督者位置,权利和权力在此间进退消长,这是一种自我限权,也是深化司法改革的突破口。满足人民群众的新要求,必须利用好互联网。除了涉及国家秘密、个人隐私等案件不予公开外,一切案件都得公开,公开不能成为法院随心所欲的选择,也不能成为当事人随心所欲的决定。公开是原则,不公开才是例外。

2.加大沟通、回应的培训力度。网络发出的声音是我们听取民意的重要平台,但网络的虚拟性也容易成为网络水军炒作网络事件的根据地,成为信息发布中最不规范的地方之一。一些社会矛盾的解决不是通过摆事实、讲道理的理性论辩,而是诉诸于简单化的道德判断、情绪宣泄,以图通过网络力量影响乃至“制造舆论”,激化“围观群众”的愤怒和对司法公正的质疑。面对这些问题,一方面要提高法官对互联网的认识,通过网络公开案件,通过微博、微信直播案件时,应选择好主审法官和法庭,全面评估案件的风险和后果,在如何控制审判公开度、如何保障公平审判、如何协助媒体报道、如何让裁判文书的说理令人信服等方面加大培训,让法官在相互矛盾、波动起伏的民意和稳定的法律规则之间,保持清醒的判断;另一方面,加强法官的司法风险评估和舆情应对培训,建立健全舆情收集、分析、反馈的处理机制,在第一时间公布已经确定、掌握的事情真相,防止因权威声音的沉默造成负面舆论的发酵。面对质疑,及时公开,打破谣言和误解,主动披露,取得理解和支持。

3.让信息公开更及时、更便捷。法院的传播力、影响力关键在于是否传递出公众需求的东西。要主动加强议题设置,把法院工作的重点与媒体关注的焦点、社会公众的关注点有机结合起来。

4.有效保护公民的隐私权和个人信息。应当注意保护公民个人的隐私权,尽量把诉讼对个人的负面影响最小化。比如,网络直播时,将证人、被害人作隐名处理,不出现能看清面孔的画面,刊登裁判文书时隐去当事人的相关个人信息等。■

作者为云南省高级法院副院长


分享到: